笔趣阁 > 第一狂妃 > 第3587章 苦

第3587章 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七殿王说:“带我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他想她了。

    从未有一刻,思念这把刻骨,抓心挠肺,传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轻歌放下碗筷,冷漠地道:“七王请回吧,她不想见你,在她的世界,已经没有了你,也请你不要去打扰她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?”

    七殿王咬牙:“她那么爱本王,她绝对不会忘掉本王的。”

    七殿王转身就走,轻歌沉默了好一会儿,和阎碧瞳相视一眼,心道一声不好,全都起身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七殿王有着几分醉意,该不会冲去四星找祖爷了吧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行多人来到神月都的传送阵台。

    传送阵台的风,有一阵阵的酒味。

    阎碧瞳看向守护传送阵台的侍卫,问:“七王呢?”

    “去,去四星了……”四星,夜府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皎洁的夜,寒星点点悬在天穹,美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夜无痕和轻纱妖的孩子,非要闹着跟祖爷一起睡,夜青天直接把小孩们给轰走了:“去去去,没看到祖爷身体才好吗,爷爷陪你睡好吗?”

    小孩眼睛一红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才不要和爷爷睡呢。

    祖爷走在长廊咳嗽了几声,夜青天拿着披风跟了过来,把祖爷裹得严严实实,瞪着眼睛说: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任性,冻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也不劳烦你去埋。”

    祖爷道。

    夜青天瞪眼:“死在我老夜家,多晦气啊。”

    夜无痕、轻纱妖无奈地看着都这个时候还在吵闹的俩个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,哪一日真的不争吵了,恐怕还会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祖爷步伐微软险些往前摔倒,夜青天及时扶住了祖爷:“看吧,我说了吧,你都不中用了还不知道让孩子们省点心,这是我宅心仁厚,要是别人,才不管你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祖爷不言,被夜青天搀扶着走到了花园,满院子的花,都坏掉了呢,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她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把这片花园种植出来,还想着等歌儿回家,能闻到清新愉悦的花香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几株花,日后老夫给你弄一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夜青天看见了祖爷的悲伤。

    祖爷呼出了一口气:“你懂什么,那些花,再也弄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老夫若是弄回来了,你是不是能乖乖吃药?”

    夜青天道。

    祖爷什么都好,就是怕苦。

    药,太苦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祖爷黑着脸说,一想到那种苦涩的味道,就想打爆夜青天的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老婆子了,还怕吃药。”

    夜青天哼哼唧唧,嘴里却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花园已经没了,再看也是伤情,没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祖爷转身要走的时候,看见了远处伫立在夜色的一个人,他穿着王侯华服,眉眼一如当年的俊美,像画一样好看。

    七殿王拧眉看着祖爷,即便祖爷老了,也能一眼认出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七殿王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年老色衰,已不复当年秀丽。

    祖爷亦是扭身就走,夜青天搀扶着她进屋,一路上都在碎碎念:“冷了吧,哆嗦了吧,冷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祖爷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

    住我家,吃我的用我的,还嫌我吵?”

    “老身住在外孙女家,吃她的用她的,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里姓夜,我也姓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争吵声不断。

    半路上,轻歌一行与返回的七殿王相遇了。

    七殿王手里拿着一壶酒,仰头便喝:“她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阎碧瞳问。

    七殿王摇摇头:“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爱的不是祖爷,不是这个年迈的老人,而是旧时光里善良美丽的祖儿。

    ……次日,神月都,七殿王一觉睡醒,先去看了两个女儿的伤势,再去关心了一下王妃。

    比之祖爷脸上的褶皱,王妃美艳如少女,只是眼中的清澈灵动不再。

    王妃握住了七殿王的手:“王爷,妾身还以为,你不要妾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的事是我不好,你不必担心什么,你既是我明媒正娶的妻,便会和我白头偕老,没有人可以取代你。”

    七殿王的话叫王妃心花怒放,满身的伤痕好似都不那么的痛了。

    七殿王抹去王妃眼尾的泪:“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能理解妾身,妾身不委屈。”

    王妃靠在七殿王的身旁:“王爷,那阎碧瞳着实过分……”七殿王的面色黑了下去,擦泪的动作顿住: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既是你理亏在先,就更不能再提了。

    还有,你永远不能踏足四星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为何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既是海族的公主,又是我王府高高在上的王妃,踏足一个低等位面,你不觉得脏吗?”

    听到七殿王的回答,王妃喜上眉梢,掩去了适才的愁额。

    “可是,阎碧瞳和那两个孩子,都是王爷的后人,王爷都已经认他们了,谁知他们不知好歹,竟不把王爷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王妃咬牙切齿,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不必操心,他们就算不认,身上也流着本王的血,不可否认的是,赤炎就是本王的女儿,轻歌九辞都是本王的后人!”

    七殿王道。

    王妃皱了皱眉,说:“可是,王爷,若被其他的殿王和宗族知道,王爷的外孙、外孙女是身份卑贱的人族,只怕会惹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能惹出什么笑话?”

    七殿王松开了王妃的手,站起了身,背对着床榻上的王妃说道:“连妖神都喜爱轻歌,你竟说她是卑微的人族?

    据本王所知,她还是青莲王的心上人,还叫邪殿鬼王爱慕,还是一个位面的女帝,这样的女子,实乃豪杰,何来的卑贱?”

    王妃无法反驳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的是,七殿王竟会一直为夜轻歌说话。

    那孩子分明都不要他这个外公了。

    “你既身为本王的妻,也算是歌儿他们的长辈,不必如此尖酸刻薄,更应该大大方方接纳他们,对他们好。”

    七殿王说罢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王妃怒得用手拍打床铺,才治好的伤口再度撕裂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王妃怒目圆瞪,赤红的可怕,声音从嗓子眼里发出,尖酸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