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复国 > 第341章 黑雕军

第341章 黑雕军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北风,将黑雕军大帅石虎身后的战旗吹得猎猎作响,石虎留了短短的胡须,胡须中已有了一些灰白,独立执掌黑雕军,不断地和诸胡交战,已让石虎早生华发。

    黑雕军大帅是石虎,下设步军总指挥和骑军总指挥。

    狼军都指挥使姜晖是步军大统领,他原本是西蜀降将,在黑雕军数年大战,已经成了黑雕军名将。

    蛟军都指挥使段无畏则被任命为骑军大统领,骑军分为党项营和金山营两营,每营一万人。

    当李筠反叛之时,黑雕军就接到侯云策密令,石虎不等圣旨到达,就带着两万步军、两万骑军,出灵州,沿马岭水南下,灵州就交给了黑雕军大将山宗元和刺史梁守业。

    黑雕军大军到达庆州以后,没有继续南下,而是按照侯云策的命令,从麟州和坊州之间穿过,然后再从绛州东侧穿过,最后到达磁州西北,这是侯云策精心设计的行军路线。

    当黑雕大军来到绛州之时,所携带的军粮已经耗尽,必须得到补充。绛州刺史吴若谷早就得到密信,已为黑雕军准备了足够粮草。

    吴若谷是里奇诸子之一,中了进士之后,一直在朝廷任职,侯云策诛杀范质之时,吴若谷已经是中书门下给事中,成为了侯云策得力的手下之一。

    绛州虽然不算是大林朝的名城,也不是节镇所在地,但是其历史十分悠久,在春秋时代,绛州与太原、临汾齐名,并称“晋国三城”,是有名的军事堡垒。绛州建有一座军粮库,是晋州、延州等地的粮食中转站,也正因为此,侯云策将吴若谷派到绛州,用以控制军粮库的粮食,为远征的黑雕军提供粮草供应。

    吴若谷从龙威军带了一千人,带着圣旨,星夜赶到绛州。接替了原刺史职务,原刺史则被高升到朝廷任了工部侍郎,吴若谷就很顺利地夺得了绛州指挥权。

    里奇十六子初到大梁之时,以柳江清为首,不过短短二年时间,里奇诸子已经开始发生了分化,柳江清被流放沙门岛,陈子腾自愿陪小赵太后囚禁,柳江婕回到了石山,而朴实无华的吴若谷则成为绛州刺史。

    世事之奇,有时真让人嗟叹不已。

    黑雕军在绛州得有休整以后,就一路朝磁州而去。他们来到磁州境内以后,依靠着飞鹰堂绘制的地图,一路上避开磁州营垒,昼出夜伏,四万人马居然穿到了战场附近而没有被磁州军发现,这是千里行军,多年以后,被写进了大林军事史,被称为“创造奇迹的千里大行军。”

    北风中,黑雕军大帅石虎面色如往常一般冷峻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广阔的战场,数万人马乱成了一锅大粥。对于常年征战沙场的石虎来说,这种感觉太过熟悉。

    石虎在心中默念了两遍《金钢经》,抬起头时,双眼满是对人生的怜悯之情,但是,他还是很坚定地下达了作战命令。

    黑雕军两万骑兵,分成左右两翼,向着战场包抄过来。黑雕军骑兵左翼正是刘成通率领的党项营。右翼是武家强率领的金山营,这两翼骑兵绕了一个大圈。在左、右翼停了下来,按照胡族军队常见的战法,一字散开,但是并不攻击。

    而步军排成四个方阵,由北向南,整齐、匀速、坚定地向着对手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战场上,李筠部已经全面收缩,只留下北汉步军和圆阵中的大林军激烈拼杀。

    李筠看着所部铁都卫和团结兵顺利退出战圈,集结成阵,心中稍定。四万人马,激战半日只剩下二万多人,而主力重骑兵只剩下一千多骑,如此大的损失让李筠有些目瞪口呆,面对气势如虹的黑雕军,已是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黑袍将刘继业六千骑兵,和四千大林军骑军对阵,眼看着就能将大林军骑军全歼,但是从天而降的黑雕军让他的意图落空。刘继业见黑雕军两路骑兵从两翼包抄过来,隐隐有断后路地意图,便果断下令:“网开一面,放走大林军。”

    当北汉骑军让开一条通道之后,已经面临绝境的数百大林军骑兵,便拼命地从缺口处逃了出来,此时,逃生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信念,他们脱离了战圈以后,就不顾一切地向着漳水河方向冲去,跑了一段距离,身受重伤的光紫驼突然勒住战马,他回望战场,道:“不用跑了,黑雕军参战,此战必胜。”说完,就一头从马上撞下地来。

    黑袍将刘继业所率领的骑兵损失了一千多人,但是仍然有四千多人,刘继业不敢轻视新加入战团的生力军,便将人马和李筠部汇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,战场上敌对双方的人数也大致相等,圆阵中剩有一万多大林军,加上四万黑雕军,合计五万多人,而北汉军有骑军四千多人,步军二万余人,李筠部有骑军三千多人,步军二万余人,合计也有五万多人,此外,李筠部还不断有援军向着战场赶来。

    随着黑雕军中军的鼓声,两万步军便向着战场中心耐心地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筠面色紧张地排兵布阵,准备迎击步步为营的黑雕军步军。

    黑雕军步军前二排军士皆举着步军大方盾,这些方盾是用在灵州用上好的青党甲所制,即轻便,又结实,质地远胜普通步军方盾,就在步军接近弩程之时,鼓声突变、红旗招展,十几名传令兵同时从石虎中军帐前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侯云策看着军容严整的黑雕军步军,禁不住发出了会心的微笑:黑雕军出现在两军皆疲之时,一出场便先声夺人,轻易地掌握了战斗的节奏,如此一来,潞州军和北汉军必吃大亏。

    看着队形严整黑雕军步军,侯云策不由得感叹道:“石郎果不负我。”

    黑雕军步军停止前进之后,大方盾并排起来,就形成了一个严密的方阵,但是每个方阵中间都有五个缺口,每个缺口都安置着一台西蜀连弩,西蜀连弩原本是安装在战车上使用,只是这一次黑雕军千里行军,战车无法辗转千里,因此,步军放弃了战车,只是随身带上了西蜀连弩,作为步军对阵的犀利武器。

    西蜀连弩已在黑雕军中使用多年,其上弦需要借助绞轴等工具,由四人配合着完成,发动却极为简单,西蜀连弩上设计有一个扳机,只需瞄准的军士轻轻往上一扳,九支一米五地长箭就会呼啸着扑向敌军。

    黑雕军这几年坚守灵州,长期和胡族作战,虽然威名远扬,如何作战外人则知之甚少,因此,西蜀连弩、五虎上将弩等武器,都算得上秘密武器。

    姜晖观察了一会敌阵,敌人步军前面也同样是一些大盾,这是用来抵御弩箭的常规列阵之法,步军左翼有一大片骑军,上面飘扬着北汉军的旗帜和“刘”字大旗,北汉骑兵虽然左翼,却仍然在西蜀连弩的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姜晖见步军左翼没有防护,手中已经有了主意,下令道:“西蜀连弩对准北汉骑兵。”

    姜晖身边的亲卫挥动数次信号旗,专为指挥西蜀连弩的铜喇叭同时响起,这种铜喇叭音频极高,在喧闹的战场上也能清楚地辨别。猛然间,黑雕军阵营中响起了一片“嘣嘣、嗡嗡”声,一百八十支长达一米五的长箭发出令人心悸地吼叫,向着黑袍将刘继业所在骑兵阵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袍将刘继业万万没有想到黑雕军第一波打击地目标是北汉骑军,巨箭飞来,骑兵队根本无所躲避,中箭地军士或战马皆被穿透,惨叫着倒地而亡,更有一枝强弩将两人如串蚂蚱一样击落在地。

    黑袍将刘继业威风凛凛地站在骑兵队正中,一枝强弩带着啸声向着他前胸飞来,刘继业两眼紧紧盯着这枝强弩,他注意力高度集中,世界仿佛瞬间就变得极为清静,所有的喧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在刘继业眼中,这个世界只剩下这一枝向他飞来地弩箭,而这枝弩箭在他眼前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“呯”地一声,长枪准确地击在弩箭的箭杆之上,刘继业用的是四两拨千金的巧劲,并没有与强弩硬接,饶是如此,他双臂仍然大震,长枪几欲脱手,身体也在马上晃了晃。

    飞来的弩箭被长枪格档之后偏离了方向,去势不减,恰恰射入身边亲卫的右胸,亲卫被这重重一箭击穿,闷哼一声,仰面摔下马去。

    一次发动就将北汉强悍骑军消灭了近百人,黑袍刘继业脸色微变,心中暗道:“好历害的强弩。”他不愿与黑雕军硬拼,看到北汉步军仍在围着圆阵猛攻,当机立断,带着北汉骑军朝圆阵冲去,他的意图是集中兵力冲破已经极为疲惫的侯云策部,使战场重新变得混乱。

    北汉骑军训练有素,由静变动十分快速,直直地冲向了围成一个大圆的战场。党项营骑兵的目标就是北汉骑兵,北汉骑兵一动,一万党项骑兵向着北汉骑军侧翼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雕军步军紧紧盯着李筠的铁都卫,李筠不动,他们也不动,在黑雕军步军阵地上,只听见猎猎风声和军士奋力用绞轴为二十架西西蜀连弩上弦的“嘎、嘎”声。

    而金山营骑兵就如猎豹一般,全神贯注地等待着最好的出击时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