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独宠天价小娇妻 > 第三三三章 彼此摊牌

第三三三章 彼此摊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周管家微愣“我……”她想了想说“先生,我想和您谈谈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一如既往地称呼顾琛为小少爷,而是叫了先生,顾琛轻轻地帮安晓染拢了下胸前略显松散的衣衫,然后点头“我一会儿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安晓染擦了擦嘴,觉得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安晓染感觉自己简直不能再狼狈了,可是顾琛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,分明是看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是,你想怎么样……”顾琛凑近了几分“不过我也没想到,自己会对吐过的女人感兴趣,要不然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周管家下意识地低下头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晓染觉得顾琛肯定是有点毛病,周管家还在呢,他竟然这么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晓染的手肘刚袭出去,顾琛就准确地捉住了她的攻击,顺便把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干嘛,迫不及待了?乖,先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洗澡,我才没有迫不及待!”

    安晓染的脸色更加红了,气的。

    顾琛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后背,伏在她的耳边说“是不是迫不及待,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琛站起身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走下了楼去。

    安晓染觉得,顾琛这个人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,胃的不舒服渐渐消失了,她脱掉衣服,简单地洗了个澡,一身的疲惫瞬间消散了。

    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,她忽然想起周管家和顾琛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周管家怎么忽然叫顾琛先生了?

    还有,他们要谈什么?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,安晓染悄悄地走了出去,在一楼和二楼的拐角处,她停下了脚步,因为她听到了博格的声音。

    博格,竟然也在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也不是坏人,你对那药的计量拿捏得很好,你让顾琛虚弱,但不会真的危害到他的身体。他会在你的帮助下,意志消沉,直到不能成为其他人的对手。我计算过你的用量,就算是我,也不能保证每次都刚刚好,所以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安晓染皱了皱眉,低头去看,正看到周管家惨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她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,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。而顾琛,则是翘起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。双臂交叠,做出敌对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一向很尊重周管家的,可是最近,安晓染发现顾琛在有意避开和周管家的接触,周管家的饭菜他也尽量不吃。

    以前在总统府,妈妈也曾经这样赶走一个女佣,让她觉得自己无用武之地,然后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,周管家做的没有什么不好的,为什么顾琛会急于撵走她呢?

    见周管家不说话,博格轻声说“你是用自己先尝试过一遍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顾琛微愣。

    顾琛看向博格,很是不解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博格浅笑“中毒剂量和常规剂量之间只相差不到一克,你和她生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身体出现异样,就是因为,周管家一直很好地把控着用量。这点,即便是我,也不能保证每一次都成功,批号的不同,会导致用量上的天差地别。那种药物药性极其不稳定的,因此每一周就需要更换一次批号,保证剂量稳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可是她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管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,她亲自尝试了药量,然后才给你用的。”

    顾琛眯了眯眼,看向周管家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信任你,但是你却欺骗了我。当初你救我,也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何必费尽心思地调整药物的剂量呢。周管家,周阿姨,你是我进顾家之后,信任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,是你给了我生命,所以我非常敬重你。告诉我,那是不是你们的阴谋?”

    周管家还是不说话,她抓着衣角,似乎在做一件非常难以抉择的心理建设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你还要隐瞒下去吗。父亲的人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,他们很快就会调查到你的身上,你会被遣送回顾家。你知道回到顾家之后,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罚。大哥二十岁生日那天,那个毒害他的男仆,最后是什么样的下场,你应该还记得吧。”

    周管家当然记得,那个男仆被人丢出了顾家,当然,那只是表面上的处理方法,实际上,顾老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人在他的面前公然挑战他的权威的,更不会允许谁伤害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个人最后被丢到了国家公园的鳄鱼池,在公园第二天早上开放之前,那个男仆从头到尾,都被鳄鱼分食干净了,连一点骨头或者衣角都不剩。

    那就是顾家的惩罚方式,尤其是没有顾家血统的人,他们从来都不会怜惜。

    “你说出来,我不会像父亲惩罚他那样惩罚你,我会亲自和父亲解释,保住你。童童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,你不替自己想想,也要替孩子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提到童童,周管家的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很想说出来,可是,我说了也是个死。从你回到顾家开始,我就已经深陷其中,没有办法脱身了。就求您给童童一个好的归宿吧,他还是个孩子,我什么都没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伤害童童……”顾琛想了想,说“那个人,是用童童威胁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周管家吸了吸鼻子,说“童童他爸死了之后,我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,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生活下去,不知道我该如何抚养我的儿子。我是药理学博士,我和童童的爸爸有着非常美好的计划,我们想开一家医药公司,研究癌症患者的治疗药物,如果计划可以有条不紊地进行,我们二十年内一定会有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,我们很快就赶上了金融危机,就像黑色星期五那样,整个华尔街都在溃烂,我们的资金链断了,我们开始不断地裁员,直到核心技术都保不住了。实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那些多年来攒下的样本,如果再不用于下一个实验,都会变质,那样,我们之前的努力就都前功尽弃了。我们的数据都会毁于一旦,我们的成果都会被这场金融危机彻底销毁。他爸爸很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在葬礼上,我才知道,原来是不甘于就这么失败,他去和夫人借了钱,并且帮助她完成了一件有悖人道的事情,至于是什么事情,我至今都不知晓。后来夫人就威胁他,说如果他不继续为夫人做事,就让童童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,要将他的丑闻公之于众。他爸爸受不了逼迫,就这样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周管家说着说着,眼泪就无声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噩梦,她一生无法忘记的痛苦。如果可以,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,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她,在顾家做事。”博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调查,我要知道我的丈夫到底做了什么事,有什么把柄捏在她的手里。”周管家一字一句地说“我要让我的儿子知道,他的爸爸是一个研究癌症药物的英雄,而不是报道中的那样,是一个不堪牢狱之灾,跳楼自杀的医药公司老板。”

    安晓染能够理解周管家,作为一个女人,在那样的情况下,即便是她,也会深入虎穴,去调查真相的。只是她不知道,顾家是个深潭,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顾琛垂眸,也渐渐明白了周管家的想法,她不知道,其实那个女人只是看中了她在药物学方面的造诣,只是想把她当成一个用毒的高手。

    那个男仆死了,她的身边再也没有可信任的人了,于是,她就要找个人来代替他,周管家,就是她最好的选择。有弱点,她的弱点就是童童,有把柄,她的把柄就是即将要做的所有坏事。拿捏住了这个女人的一切,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顾家的,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所以,后来她才能毫不犹豫地提出让顾琛回家的请求,在她没有办法对付顾明的时候,她立刻找出一个足以分散他精力的人,也就是顾琛,来帮她稳住局面。当然,顾琛也是要掌握在她的手里的,于是她就设计出下毒那件事,一方面把矛头引向顾明,另一方面,也能把周管家安插在顾琛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害任何人,我的药理学知识,是用来救别人的,而不是去害人!”周管家的声音都提高了许多“我更不会去步我丈夫的老路,成为她手中的杀人工具,我是个人,不是木偶!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保护顾琛的,对吗。”博格的话,让顾琛和周管家都是身形一怔。

    周管家低着头,惨笑道“我没有办法,她让我留在先生的身边,要我监控他的一举一动,要我得到他的信任,然后一点点地把他杀死。我向她展示了我新研制的这款毒药,我在她找来的一个杀人的囚犯身上用了,效果神奇,那人不到一个月就死了。她很开心,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药物,让她感到非常放心,但是她要求我延长用药时间,让先生死得更加悄无声息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