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侯府小哑女 > 第181章 东平王死(三更)

第181章 东平王死(三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燕云菲确定要来京城,代表平武侯石温给皇帝贺寿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后,萧氏果断决定,把燕云同的婚礼定在京城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还是要问一问驸马刘宝平的意见。

    刘驸马考虑了两天,给了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虽说凉州到京城,路途遥远。

    可,若是能在成亲之前,让自家妹妹来一趟京城,见识见识,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一个,若是选择在上谷郡成亲,萧氏不能出席,婚礼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婚礼定下京城,燕守战不能出席,也就无所谓了。只要萧氏这位长辈在就行。

    显然,刘驸马对燕家的情况也是一清二楚,知道广宁侯燕守战宠爱长子,忽略嫡子燕云同。、

    地点定下,萧氏就开始忙着筹备婚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东平王死了!

    死在圈禁他的四方小天地里。

    死得很突然,很意外。

    进食的时候,噎住。

    然后活生生被噎死!

    一个身体还算健康的人被噎死的可能性有多大?

    老王妃秦氏当场崩溃,抱着老东平王的尸体哭天喊地,死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看守老东平王的侍卫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一面派人进宫禀报,一面请示上峰,要不要告诉东平王府?

    “老东平王过世,自然要通知东平王府!不过,让不让他们进去见老东平王,得等宫里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宫里让见,就让东平王府的人进入圈禁之地。

    宫里不让见,不好意思,请回吧!

    永泰帝正忙着批阅奏章,突闻老东平王去世,也是极为吃惊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,他没有下令处死老东平王。

    已经是没牙的老虎,甚至连老虎都算不上,最多就是一只没爪的蠢猫,他没必要处死。

    养着老东平王,无非就是费点粮食,却能彰显他的仁慈。

    他问孙邦年,“人确定死了吗?”

    孙邦年躬身回答,“回禀陛下,人确定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噎死的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永泰帝都惊住了,“噎死?”

    怎会真有人被噎死?

    老东平王还没到老态龙钟,吞不下饭菜的年纪吧。

    孙邦年躬身说道:“千真万确,的确是噎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蹊跷吗?”永泰帝随口一问,并非是怀疑老东平王的死因,只是习惯而已。

    孙邦年斟酌说道:“目前看来没有蹊跷。要不安排两个仵作查验一番?”

    永泰帝沉吟片刻,“随便吧!”

    查不查无所谓。

    人都已经死了,一切就随风去吧。

    孙邦年心中了然,又问道:“东平王府要替老东平王收尸入殓,下面的人不敢做主,特请示陛下。”

    永泰帝干脆道:“人既然已经死了,就不必逮着过去的事情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平王萧过,终于得到允许,可以带人进入圈禁的小院。

    当大门打开,他急匆匆冲入里面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面上满是悲痛。

    老东平王的尸体还被老王妃秦氏抱着。

    秦氏哭得眼睛红肿,头发杂乱,一身狼狈。

    “王爷啊,你怎么可以扔下我一个人,独自就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天不公啊!”

    秦氏哭天喊地,又指责东平王萧过,”你父王死了,你如意了吧!你父王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啊!你身为人子,却无动于衷,你独自潇洒,却让你父王替你吃苦受罪。你这个不孝子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东平王萧过眉头青筋抽搐,他压下怒火,沉声问道:“你确定要闹下去吗?”

    老王妃秦氏先是一愣,紧接着大哭出声,“你弄死我吧!你父王不在了,我活着也没意思,你现在就弄死我吧。”

    萧过冷冷一笑,“你放心,我不会弄死你。但是你儿子,那可就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秦氏大怒。

    萧过冷声说道:“你敢闹腾,我就敢!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秦氏浑身抖动,被气得。

    她指着他,“你,你,你这个忤逆不孝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最好放尊重点,如今本王才是王府的当家人。”萧过果断打断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秦氏呵呵冷笑,一脸愤恨,却也不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萧过偷偷松了一口气,一挥手,王府下人从外面涌进来,开始为老东平王入殓。

    萧过坐在椅子上,面色阴沉,冷静地看着下人入殓尸体。

    他给管家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管家心领神会,悄无声息退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伺候老东平王,已经伺候老王妃秦氏的下人,全都被控制起来,分开审问。

    噎死?

    只听过,没见过。

    老东平王又不是饿死鬼投胎,吃食上面向来讲究,怎么会噎死?

    这里面,会不会存在猫腻,会不会有隐情?

    朝廷和宫里不关心老东平王的死因,可是萧过身为这一代的家主,身为人子,他不能不关心。

    审问老东平王身边的下人,肯定能得到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。

    下人终于入殓完毕老东平王的尸首。

    “王爷,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萧过当即下令,“将老王爷抬回王府,在王府办丧礼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老王妃秦氏闻言,当即说道:“老身也要回王府。”

    萧过深深看了她一眼,“随你!”

    老王妃秦氏心头一喜,终于能脱离这个令人压抑窒息的四方小天地。

    继续留在这里,她迟早会疯掉。

    趁着天色未黑,萧过将老东平王的尸首带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东平王府早已经挂起了白灯笼,所有人都换上了素净的衣衫。

    孝衣正在裁剪,明儿就能穿上。

    萧过做主,将灵堂设在大厅。

    老王妃秦氏率先在灵堂哭了一场,哭得可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骂天骂地,就是纯粹地哭。

    她一哭,所有人都跟着哭。

    不哭就是不孝啊!

    丧礼还没正式开始,东平王府已经是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凡是经过王府门口的人,听到哭声,浑身寒意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?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一声呵斥,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吃惊,谁如此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妈呀,竟然是六公子萧逸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王府肯定不会太平。

    秦氏一副当家主人的态度,“老六回来了,快给你父王磕头,赔礼道歉。刚才的话,就当你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萧逸讥讽一笑,直接怼回去,“刚从里面出来,就迫不及待地替本公子做主。怎么着,想用孝道压我?父王活着的时候,都不能用孝道压我。凭你,你还是省省吧!”

    “老六,说话客气点!”

    萧逊岂能眼睁睁看着亲娘被羞辱,直接站出来呵斥萧逸。

    萧逸轻蔑地看了他一眼,“这里没你的事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逊气得张口结舌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秦氏质问萧逸,“你父王过世,难道你还要继续做不孝子?你这是大逆不道,天地不容!”

    “少和本公子来这一套。”萧逸一脚踢开跪在地上的几个下人,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下人如蒙大赦,不顾秦氏的制止,全都屁滚尿流地滚出灵堂。

    萧逸也不讲究,直接拿过一把小马扎,坐下。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本公子,父王为何会突然过世?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直没开口的东平王萧过说道:“说是噎死!”

    萧逸嗤笑一声,问萧过,“大哥相信父王是噎死?问过伺候的下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问过了,都说是吃饭的时候噎住,抢救不及时,活生生噎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请仵作验尸?”萧逸继续问。

    萧过摇头,“宫里的态度,不打算追究父王的死因。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就没请仵作。”

    萧逸当即下令,“来人,拿着本公子的名帖,去金吾卫请两个仵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请仵作!”秦氏一声怒吼,“你父王已经死了,你就不让他入土为安吗?请仵作验尸,这是大不敬,是对你父王的亵渎。你父王若是在天有灵,也得被你气死!”

    大户人家死人,都是关起门来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请仵作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丢人!

    当然,亵渎尸体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萧逸似笑非笑,朝萧过看去,“大哥,你是这个家的家主。到底要不要请仵作验尸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秦氏再次说道:“绝不能请仵作。你父王过世之前,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。如今他人死了,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走吗?非要请仵作,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是不是怀疑老身,那不如一杯毒酒直接解决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!”萧逊痛呼,一脸痛心疾首地样子,“母亲说的有理。父王生前不如意,不能死后还要遭人亵渎。”

    萧逸看着萧过,“他们的意见,不重要。我只听你的想法,你说请就请,不请我也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萧过皱眉,迟疑。

    请仵作,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 会让死者,死后也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只是,父王真的是噎死的吗?

    萧过一时间难以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