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庶子至圣 > 第80章 杂事

第80章 杂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带什么都可以。”齐棣看着邱断机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邱断机这才起身,走到角落里说道:“有件事儿,还望王爷帮着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道说着,把角落里的浮土用手挖开,里面竟然是一块块儿破布包裹。每个也就拳头大小,足有几十个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道存的黑火药。”邱断机如同一个孩子一般笑着,埋汰的脸上竟然有一丝阳光的感觉。

    齐棣倒吸一口气,心道:“辛亏自己来的早,否则这老道恐怕又要召唤一次魔鬼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外面的刘德玄,突然觉得应该收刘德玄一笔小钱钱。毕竟,自己算是间接救了刘德玄的命。

    老道在这里存了这么多黑火药,肯定是存了越狱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要让他离开这个铁牢门,在火药的猛烈灼烧下,外面那几个看守的狱卒,惊慌之下,还真的能被老道逃了。

    黑火药杀伤力不大,那是和后世的其他火药相比。遇上用冷兵器的人,一瞬间的震慑作用就足矣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道,还真是爆心道爷。”齐棣一边笑一边说道:“放心,这些我给你处理。到了我那儿,你就能安心研究了。”

    齐棣心里早有打算,到时候把邱断机弄到安静的地方,把化学元素周期表抛给他,让他按照表格慢慢研究,直接能把这个有科研精神的老道,画地为牢一辈子。

    想法虽然有点儿龌龊,但在这蛮荒的古代,最难得的是人才啊。这样的人才,不笼络在手中,那是资源浪费。我们的父母小的时候就教导我们,要节俭,不要浪费,浪费是最大的犯罪。

    齐棣不会犯罪。

    天牢提人,当然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事情也不是他一个王爷一句话就放人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该走的流程要走。

    当然,怎么能放人放的神不知鬼不觉,不引起其惦记邱断机之人的警觉和注意,那就是刘德玄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方面,刘德玄是行家里手。

    齐棣回去的第二天,蒙正就带着三百人过来报道。

    这三百人,和卫青、司马震、赵括所带领的府中亲军完全不同。那是真正的禁军精锐。

    当然,从禁军调动三百人到安王府给安王充当亲卫这事儿,也引起了朝野不小的震动。

    一些家族大势力,一些知道齐棣出身过往的人,从最初的不看好齐棣,到现在,忽然觉得这个小王爷似乎圣眷不俗。

    安王府爷开始有老爷们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既然是拜访,不能没有个由头借口。

    齐棣啊,三首词,两首打油诗,已经是名满京城的才子之一。

    在那些想巴结的人心中,这样的才子,定然是文墨诗情,独树一帜。怎么也是苏河东那样级别的孤芳自赏。

    来拜会的人,自然是以各种文会为由头,哪里有文会,哪个楼的头牌前来,文人墨客,独领风骚这事儿,架不住撺掇啊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从文会入手,直接就能撬动齐棣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被誉为一时才子的安王殿下,根本不给文人墨客这点儿面子。

    想文会,可以啊。问题是你文会举办的地点在哪儿?

    什么?听风楼?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安王殿下,第一大才子,自然要在京城第一楼,魁星楼啊。

    什么?魁星楼啥时候成了京城第一楼了?

    啥时候成的?你不看魁星楼隔一段时间,就放出一首安王写的词么?

    就凭那十几首能成为千古绝唱的诗词,魁星楼现在风生水起,已经成为京城第一楼。听说啊,魁星楼里面,也有安王点下的红利。

    魁星楼的名声,就在齐棣的授意下,一点一点儿的炒作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参与魁星楼经营红利的事儿有鼻子有眼儿的传出来之后,魁星楼就多了很多包场的贵族。

    你家嫁个闺女,去魁星楼办一场偏席。他家娶媳妇,去魁星楼准备点儿酒宴。

    魁星楼的厨子,都是齐棣亲自指点过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水煮炖菜为主的时代,稍稍点拨那些厨子一点儿煎炒烹炸的知识,餐饭的味道自然就远远超过其他几家酒楼。

    口碑的发酵,名人效应炒作,魁星楼的名声在两个月的时间之中,已经成为京城首屈一指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儿头脸的人物,办个事儿,举行个宴会,不在魁星楼定位子,那就是没脸面。

    什么?那些喜欢举行文会的穷书生怎么办?

    好办啊,魁星楼初一、十五不包桌,定期举行文会。

    齐棣训练之余,偶尔去文会上露个脸,这文会自然就火了。期间齐槿一时技痒,也跑去凑了个热闹,甚至还拉着太子齐楷玩儿了一把微服私访。

    这样搞起来,魁星楼真的是想不火都不行。

    当然,齐棣把握的很好,他知道名人效应的时效性,所以,魁星楼最重要的力量还是在培养大厨上面。齐棣不是专业的厨子,但超前的饮食文化,让魁星楼的餐饮味道,绝对碾压了同时代的所有酒楼。

    甚至,何掌柜的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整点儿小吃,摆在酒楼后面那条街上,整个小吃一条街。

    齐棣很赞赏老何这种大胆的想法儿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整小吃一条街,不太合乎时宜。

    普通人民,只有富起来,才会考虑玩乐享受。大雍的百姓面临战争的危机,现阶段都节衣缩食,肯定不会出来各种浪。

    听了齐棣的分析,老何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齐棣这边发展的风生水起,训练的有滋有味儿。

    齐槿那边却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先是他带着太子忙里偷闲参加了一场文会,被御史台的御史们一通口诛笔伐。

    两个人先后上了好几道折子来说明这事儿。

    齐元泰也是象征性的申饬几句,就算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,御史就是干这活儿的玩意儿,他们的斗鸡眼儿整天就等着鸡蛋挑骨头呢。

    可渐渐的,齐槿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后勤调动准备上,吕家的人明显懒散起来,各种的不配合。

    背地里,开始有齐槿公务期间参加文会,不务正业的传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传言不是吕家人说的,都是底层劳工们叨咕。

    可齐槿敏锐的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吕家和齐槿一起负责战备,可现在吕家完全放弃了战备,都交给齐槿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一起调动军务后备,自然少不了各种摩擦。

    吕家的偃旗息鼓,让齐槿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