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二十五章 师叔饲养员

第二十五章 师叔饲养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小楼有十丈高,分上下两层,远看就是个大葫芦的造型,‘总设计师’李长寿的灵感来源,应该就是酒玖的伴身法宝,诛邪如意剑。

    ——就是那只可大可小、能载人御空的大葫芦。

    小楼立在一处水池中,正对门前八十丈外又有一口井,池井水道互通;

    若从空中俯瞰,一张百丈直径的太极图镶嵌在林中,水池便是阴阳鱼的形状,小楼与水井是两只阴阳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风水阵,能起到镇运驱邪的功效;且度仙门属人教一脉,阴阳太极图也是有说法在的。

    落到小楼前,抬头便可见一只木牌,写着【小琼峰丹房】五个大字;

    仔细看,木牌下面还有两竖行小字:【经百凡殿许可,准建炼丹小楼】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这是一处有证的规范建筑!

    从正门进去,迎面而来便是一张木屏风,屏风后便是那座六丈高的大号丹炉。

    这丹炉占地极广,下宽下窄,用的是大块紫金锻铸而成,其上刻着祥云百药,自身更是拥有诸多禁制;

    只是,这丹炉上半部分有大量的‘补丁’,看起来稍显寒酸了些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一座被废弃的丹炉,但只是丹炉上半部分炸开了,被李长寿用灵鱼托关系,在百凡殿淘换了回来,又花了半年功夫不断修补,总算能再次启用。

    丹炉有三足,双耳,肚子圆圆滚滚,四面开了阴阳鱼造型的‘窗口’,下方的凝火阵、均灵阵等主要禁制都十分完整。

    经过李长寿修补,这丹炉此时的威能,比原本没破损时只差了三成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把这炉子搞到手,基本没花费什么代价;

    大块紫金本就能镇压绝大部分的灵药的药性,这丹炉此时也算是小琼峰上最值钱的宝物。

    整个小楼,就是围绕丹炉搭起来的;

    在丹炉周遭是几排架子,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玉瓶、葫芦、玉盒,里面也放着不少这丹炉炼制出的灵丹妙药,不过都是些常规品类。

    此地被蓝灵娥收拾的十分规整,这位小师妹此时也在闭关修行,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。

    酒玖从外面跳进来时,一身浅蓝色长袍的李长寿正站在丹炉旁,掌心悬浮着十多颗淡金色的丹药,在体会着方才炼丹的心得。

    “小长寿,又炼出了什么新丹药?”酒玖满是好奇地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师叔你要尝尝?刚炼制成的清心凝神丹,改良了些许口味,药效应该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随口问着,两粒灵丹缓缓飞到酒玖面前,被酒玖直接吞到嘴里,嘎嘣嘎嘣地嚼着,很快就打了个饱嗝,吐出一口清新香气。

    “好甜,”酒玖右手一伸:“再给几颗!”

    李长寿随手摄来一只白玉瓷瓶,将丹药都装了进去,将瓷瓶送到了酒玖手中。

    酒玖的小手依然不缩回来,“这个月的神仙醉和佳人媚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忘不了师叔您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笑了声,老老实实上交了两只巴掌大小的玉壶。

    酒玖迫不及待地打开来闻了一口,发出一声颇为满足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可以,长寿你炼丹的本领,跟你酿酒的本领已经完全齐头并进。

    今日需要咱帮忙做什么吗?

    这两个月你也不建阵法了,咱总不能一直在你这白拿白吃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不用,”李长寿笑道,“二十日后,我想开炉炼制一种难度较高的仙丹,想请师叔前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酒玖颇为痛快地拍拍胸口,麻衣短衫顿时一阵轻晃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包在我身上!

    二十日后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二十日后,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这次炼制的丹药,对弟子来说十分重要,且一旦开始着手准备,就无法停下。

    若师叔您到时没有闲暇,还请及时告知弟子一声。

    另外,不知师叔能否替弟子保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丹药,这么神神秘秘的?”

    “一种名为融仙的毒丹。”

    酒玖也是一惊:“融仙丹?这东西不是说能毒死真仙吗?

    我好像很久之前听五师兄说过这东西,你炼这玩意干嘛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毒其实也是药性的一种,如菜有酸甜辣一般。

    毒丹既可用来杀人,也可用来救人;

    师叔放心,弟子并没有什么仇家,热爱修道生活,不会去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。

    若是融仙丹能炼制成功,弟子会以今后一年份额的佳人媚作为谢礼,且算在约定外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酒玖右手攥拳伸到李长寿面前,李长寿抬手握拳与她轻轻一碰,酒玖顿时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二十天后我再过来哦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慢走。”

    笑语声中,酒玖坐在大葫芦上冲天而起,飞到了小琼峰空中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,却见自己刚飞出的林子起了一处处薄雾,几乎转眼,薄雾就将整个林子笼罩了起来,但一阵微风吹过,白雾又尽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圆三十里内的密林似乎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,但酒玖知道,里面那一重重大阵,已经开始了运转。

    “以后想捉弄老七老八他们,可以把他们忽悠来这里嘛。”

    酒玖小声喃喃着,但随之又想到了李长寿那张总是一本正经的脸庞,“还是要跟这家伙打好招呼才行,不然又要在那慷慨激昂地讲什么大道理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酒玖坐着大葫芦破空而去,很快就回了破天峰后山,飞入了几重重叠的大阵之中,身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那里是忘情上人九个徒弟修行闭关之地,依山势修建了一片连绵的阁楼建筑。

    虽然‘酒字九仙人’只是破天峰一脉的一条‘支脉’,但他们修为最低、入门最短的酒玖都是真仙境,待遇自然不是齐源师徒三人可比。

    此地不仅有绝佳的聚灵大阵,还有许多杂役弟子,几处阁楼周遭还建起了门规所禁止的防护大阵,算是十分理想的修行之所。

    酒玖年纪最小,颇得师兄师姐宠爱,住所位置与酒乌相近,隐隐又在其他几位师兄师姐住所的拱卫之中。

    若酒玖闭关,其他人自然而然就呈守关之势。

    带着几位杂役弟子偷偷注视的目光,酒玖自行飞回了阁楼中,将脚上踢踏的布鞋踢走,光脚跳到了那碧玉雕琢而成的床榻上,抱着两只刚拿来的玉壶,在那一阵嘿嘿嘿的轻笑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先喝你呢,还是先喝你呢?

    小寿寿真的很不错唷,竟然能做出这种好东西。

    三年这就要熬过去了,之前他埋下去的‘恒河水老白干’也快出土了,到时候一定要喝个痛快!

    嘶溜,今天先宠幸一下佳人媚吧。”

    “咳!咳咳!”

    阁楼外,五尺高的矮道人咳嗽了一阵,正在床榻上趴着的酒玖顿时捂住了手中的两只玉壶,机警地瞪着外面,看到来人后也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呀,你进来就好了,我又没开阵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之前刚被大师姐训斥过,咱们熟归熟,也要尊礼,”酒乌笑着道了句,向前走了两步,又顿时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实在没处落脚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乱扔的酒坛、短衫、肚兜……酒乌拍拍额头,抱怨道:“小玖你也是千八百岁的人了,收拾屋子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酒玖嗅了几下,摆手道:“又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,没事啦。”

    她随手将玉壶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法宝中,在床榻上盘腿坐了起来;

    酒乌在地面杂物堆中艰难开辟了一条道路,坐在了矮桌旁,沉吟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最近,酒玖你去小琼峰的次数很频繁嘛,”酒乌笑道,“都是,去那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玩呗,还能做什么,”酒玖眨眨眼,“五师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,”酒乌连连摆手,随后又挠挠头,心底想到了几位师姐师妹交代给的任务,一时间有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这怎么说?

    总不能直接问自己的小师妹,是不是对小琼峰的某人动了春心?

    酒乌重振旗鼓,“咳!我记得,你刚入门那几十年,跟小琼峰的齐源师弟,走的挺近哈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”酒玖点点头,“当时齐源师兄照顾了我不少。”

    酒乌欲言又止,“那你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酒玖皱眉道:“五师兄你怎么了,今天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这……唉!”

    酒乌一跺脚,“那贫道我就明明白白的问了!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小玖你天天往小琼峰那边跑?在被罚禁酒的时候,还天天这么有精神!

    你那几个师姐就在想,是不是……嗯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?”酒玖紧紧皱着眉,那双眼眸中满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酒乌一口气提到了嗓子尖,道心一横,化作一声质问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!

    快突破了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突破,”酒玖翻翻白眼,“你告诉几位师姐不用担心,我如果遇到瓶颈会去问询你们的,不会自己莽撞着冲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那我就先回去了,你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酒乌落荒而逃,起身快步走到了门口,又回头问了句:“对了小玖,之前你从小琼峰拿回来的那两窝蜘蛛被我养死了,你问问那个长寿师侄还有没有,我用宝物丹药跟他交换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下次过去我帮你问。”

    酒乌顿时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啧,自从两年前酒玖稍带回了一窝三头重瞳蛛之后,他得了那能够远程视物的蛛丝,生活顿时多了许多乐趣。

    尤其是把蛛丝布置在自家道侣经常洗澡的水潭旁,那场面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”酒乌低头快步而去,一路都带着风声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今天怎么这么奇怪,算了,应该是跟四师姐吵架了吧。”

    酒玖摇摇头,随后就开启了阁楼外的阵法,趴在床榻上拿出了两只玉壶,继续陷入了开心的纠结时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琼峰,丹房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站在丹炉前,已经投放好了下一炉丹药要用的药材,转身走向了左侧的蒲团。

    他左手握着一面玉牌,仔细感受着大阵各处的变化,再三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,随手开启了丹炉禁制,丹炉之中顿时出现了几朵火焰。

    而他也朝着丹炉左侧的蒲团坐去,但在向下入座时,他身周蓬的炸出了一缕青烟,身形也瞬间消失不见,只留下了一张纸人。

    青烟中的纸人转眼化作了李长寿的模样,而这一缕青烟,迅速渗入了蒲团下方的小孔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幻形术,齐源老道的‘绝活’,他这个大弟子自然早就会了。

    甚至,现在能变幻的东西,比师父还多了……几倍。l0ns3v3